大陇网

武警上海总队机动二支队战士李保保:如果有来生,还愿为国再牺牲

图为李保保生前在执行任务。 谭 鹏摄

  李保保,武警上海市总队机动二支队特战一中队班长。去年4月份,李保保在担负执勤任务时,因胃部恶性肿瘤恶化,倒在了执勤路上。回沪后,被确诊为胃癌晚期。

  2018年4月24日,李保保去世,年仅26岁的生命就此定格。在李保保的日记里,有这样一句话:“如果有来生,还愿为国再牺牲!”

  1992年,李保保出生在陕西甘泉。当年,李保保的祖父就是从这里参加的解放军。李保保是听着红色歌谣和革命故事长大的,在这个红色家庭里,男儿生来扛枪打仗保家卫国的意识根深蒂固。因此,李保保名字既是“宝宝”的谐音,也是保国保家的寓意。

  2010年12月份,刚满18岁的李保保应征入伍。刚到部队时,在新兵思想问卷调查“入伍动机”一栏中,李保保写道:“当兵不图啥,只想为国家做点啥!”

  在武警上海总队特勤中队,特战队员们有个绝活,靠两个中指完成一套单杠练习动作。李保保非常羡慕,私下里只要有时间,就泡在器械训练场苦练,手指磨破了,贴上一层又一层创可贴继续练,硬是苦练了一个月,不仅能完成标准的拉杠动作,还破了特战分队纪录。

  “不去战场走一遭,不算合格特战兵。”2015年4月份,李保保第一个向特战中队支部提交请战书,远赴西部某地担负维稳处突任务。

  “就你一个弟弟,去那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全家人都不放心。”闻听李保保要去外地执勤,大姐李玲玲多次劝阻,但李保保铁了心要去。李保保说:“我是一名军人,是特战队员,只有上战场,战斗在第一线,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

  西部边陲,空气干燥、多尘、昼夜温差大,像刀子似的风沙,吹得脸生疼。不到两个月,李保保的手和脸开始干裂,尤其是手掌的裂纹很大,稍微用点劲,血就会渗出来,拿枪训练疼痛难忍。即便这样,李保保硬是撑着,一个科目也没落下。

  每次外出巡逻,李保保总是走在最前面,把战友护在身后。2015年10月份,特战分队奉命捕歼一伙犯罪分子。李保保是主力队员,顶着高原反应,在山地上奔袭数十公里后,成功将犯罪团伙围困在一个山头。

  2016年11月份,李保保再次提交申请,请战重返熟悉的反恐战场。他的理由是,“我是老兵,熟悉当地情况,我不去谁去?”以老带新,也是中队的初衷,6名具备维稳经验的骨干同李保保一起重返战场。

  第二次踏上边疆,比第一次任务更重。同行的战友徐益州说:“有时要连续执行任务12个小时以上,李保保顾不上吃饭,就在路上随便吃点干粮,简单填下肚子。”期间,数次出现胃部胀痛、胆汁反流等症状,但他闷着不说,一直咬牙坚持。

  2017年4月份,在巡逻的路上,李保保最终因体力不支倒下了。经检查:胃部恶性肿瘤,建议转院治疗。

  拿到报告后,战友们惊呆了。就在不久前,李保保还把继续留下来执行任务的申请交了上去。这时,离任务结束还有7天,看着满脸兴奋的李保保,战友们宁愿相信是误诊。经部队领导同意,战友们“谎称”要李保保提前回上海汇报工作,连夜飞回上海。李保保临行前还不停地叮嘱战友:“床铺别撤,过几天我还要回来继续执行任务。”

  回到上海后,李保保被确诊为胃癌晚期。武警总队医院肿瘤科主任陈坚说:“李保保的病情非常严重,已经到了晚期,那种钻心的疼痛是常人难以忍受的,我们科所有医生看了以后,都感到非常震惊,也只有经过战场洗礼的特战队员才能经受得住如此难熬的痛楚。”

  2017年7月1日,李保保被表彰为总队2017年“十佳优秀共产党员标兵”。

  冲锋姿态不走样,卫士依然在路上。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李保保的心思又飘到了边疆。他对来看望的战友说:“帮我买一盆沙棘吧,看到它就能想起在边疆一起战斗的战友。”那一刻,李保保念念不忘的不是生与死的选择,而是继续为国征战沙场的期许。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治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