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陇网

微信“巨骗”,虚拟世界的扭曲人生

  天水一农民伪造身份将自己精心包装后,在“微信帝国”中摇身一变成了“高富帅”。体面的外表、斯文的举止及其名下令人咋舌的巨额财富,打动了众多美女的芳心。交往时间不长,这名“高富帅”俨然成了众多时尚女生倾慕的对象。

  剥下虚假的外衣之后,面对被其蒙蔽后而轻易骗取的260多万元巨款,众多美女才如梦初醒,后悔不迭。

  “微信”交友遇到“高富帅”

  一年多以来,天水等地10余名女性因微信交友不慎,被微信“男友”骗去260余万巨额现金难以追回。经过警方连续1个多月的严查布控,嫌犯已于今年3月中旬被抓获。

  今年28岁的犯罪嫌疑人赵利军,是秦州区齐寿乡某村仅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农民,而在微信世界,他摇身一变成为众多美女倾慕的“高富帅”。

  到案后,犯罪嫌疑人赵利军曾痛哭流涕地称自己也是“苦命人”,也曾被人无情地骗过、欺负过,他之所以去骗人是想“以毒攻毒”。

  从被骗到骗人,赵利军逐渐心理扭曲,走上了疯狂行骗的道路。

  赵利军结婚后,孩子刚出生老婆就弃家而去。时间不长,弟弟骑车遭遇车祸不幸身亡,而他本人也在一次车祸中险些丧命,如此家庭变故及一系列的不幸遭遇让他曾经痛苦不已。本想打工挣钱养家,没成想自己在洗浴城辛苦挣来的一笔钱让人骗走了。

  如果说赵利军拉开了自己扭曲的人生帷幕,而众多受骗者强烈的拜金欲望,则在另一个层面成全了他。

  3月25日上午,记者见到了受害者燕子。

  燕子正值妙龄,长相甜美,是名不折不扣的时尚达人。赵利军在她身上猎获了第一桶金。

  赵利军行骗的方式就是借助网络,在微信世界中,他从一个农民,摇身一变成“资产上亿、豪车、别墅若干……”的“高富帅”。燕子自从加入“微信圈”以来,天天刷微信成了她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事,也因此认识了不少和她一样沉浸于“微信圈”的信男信女。

  “去年上半年,我通过微信认识了网名为‘不曾亿浮华’的男网友,相互加了朋友以后,就一直在微信上聊天,并且相互留了电话号码。认识时间不长,有一次他约我在一家咖啡店见面,出于好奇,我去了!见了面之后,他说他真名叫‘彭庆涛’,当时似乎怕我怀疑,还给我看了他的身份证。”燕子不好意思地说。

  这个名叫“彭庆涛”的“高富帅”,正是穷困潦倒的农民赵利军。

  第一次见面,印象中“彭庆涛”很善谈。他对燕子说,他在秦州区李子园乡开矿,资产雄厚。两人聊天时,对方电话响了,只见正在接电话的“彭庆涛”顺手从包里拿出3本房产证、6本行车证,给对方一一念了上面的编号,随后还拿出来一份资料,上面写着他有黄金被没收了。坐在对面,燕子听着这名“微信男友”在电话里侃侃而谈,加之看到对方手里资料上的好几个大红公章,便对其“富豪”身份开始深信不疑,情窦初开的她被对方儒雅的气质深深折服。

  通话结束,“彭庆涛”当着她的面又拨通“手下人”的电话,让对方把自己另一辆别克车开来,换走自己开的宝马车。不一会,真有一男子开车过来,3人随后一起走出咖啡店,“彭庆涛”开着后来的别克车很绅士地送她离开。充满幻想、不谙世事的燕子不知不觉中被带进一个事先被人设计好的陷阱中。

  “那次见面后,‘彭庆涛’对我说,他因为资金出了点问题,正在托人办的矿证没有办下来,不仅矿产被查封,包括房产等不动产都一并被查封了。为了疏通关系,他需要钱给领导送礼,让我借钱给他。”燕子说。燕子当时虽说有些犹豫不决,但又想起对方给她看过的房产、车产等证明,心想应该帮他一把,没准真能帮出什么名堂来。

  于是,燕子问对方需要多少钱?对方称“送的是一幅价值180万元的画,现在只差10万元”。

  第二天,燕子便向亲戚四处借款,前后共给“彭庆涛”借款将近10万元。

  “深情告白”多名女孩被骗

  一周时间过去了,燕子不知对方事办得如何,便想着试探性地打电话问一问。谁知这一打,燕子顿感事情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回事。

  “我当时打电话时,他电话通着就是不接。随后我想着在微信里给他留个言,结果一看他竟然把我拉黑了!”回想起这些,燕子至今很懊悔。

  出了这么闹心的事,燕子压根不敢和家人说,便只能在电话里不停地催对方还钱。“我曾多次打电话、发短信催他还我的钱,他总说会想办法的,其间还给我发过一段‘深情告白’的视频,意思是他如何如何感激我,等事办妥后一定好好待我之类的话。说真的,我当时看到后不由得心就软了,心想人家可能真有难事,就想等等再说,没想到发展到后来,他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发生这种事,燕子开始六神无主。

  联系不到“彭庆涛”之后,燕子慌了,她当时曾对“彭庆涛”借完钱后莫名其妙地失踪作了多种不好的猜想,其中包括是否被人打了,或是生病了等等,但惟独没想到自己被骗了!

  今年过完年后,对方仍没有音讯,心慌意乱的燕子走投无路之下,只好把“彭庆涛”的照片放到了“陌陌”上开始催账,没想到,这次催款办法起了作用,对方看到后主动给燕子打了个电话,让把照片撤掉,钱他想办法争取四五月份还。

  无独有偶,就在燕子为催款辗转难眠时,一个陌生女孩打来的电话让她对“彭庆涛”仅存的一点幻想完全破灭了!

  和燕子联系的女孩小雅有着和她几乎完全相同的经历。她和“彭庆涛”的认识和交往经过几乎和燕子的情形一模一样,她前后共借给“彭庆涛”3万元,截至目前,除归还了5000元外,其余分文未收回。

  据燕子说,今年年后的某一天,有一名自称是“彭庆涛”老婆的外地女人曾找过她,说“彭庆涛”是骗子,骗去了她近百万元,让燕子去公安机关给她作证。

  “哪有老公骗老婆让外人去作证的?我当时想也许又遇到骗子了,就没当回事,结果最后才知道,‘彭庆涛’真的骗去这女人好几十万元,我当时就蒙了。这倒好,连老婆都骗的男人,还能指望他还我的10万元吗?那些面临血本无归的钱都是向亲戚借的血汗钱啊!”一想到这些,燕子不知如何去还这笔钱,她闹心不已的同时,也为自己太过轻信他人自责不已。

  今年2月,接到受害人报案后,秦州公安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组织警力对此案展开侦破。经过一个多月的严查布控、上网追逃,3月12日,“彭庆涛”在成县落网。

  “经初步调查,从前年开始至案发,‘彭庆涛’先后用伪造的身份和证件,从微信上认识的约17名女友处共骗去260余万元,其中受害人被骗金额从几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她们中间有工薪族、打工族、个体户,被骗去的钱也大多为自己辛苦所挣的积蓄或亲戚朋友的借款。‘彭庆涛’骗来的钱则全部用于租房、租车和个人挥霍。”秦州公安分局刑警一中队办案人员介绍说。

  “亿万富翁”的虚拟世界

  在小雅等受害者眼里,她们认识的“彭庆涛”到底是什么人?他给多名微信女友吹嘘的上亿资产到底在哪儿?

  据小雅回忆,她通过微信认识 “不曾亿浮华”后,不但知道了他叫“彭庆涛”,在李子园开矿,而且对方还告诉她,他爸妈离婚了,爸爸因在西藏开矿,他从小跟后妈生活在一起,受尽了虐待。

  “他当时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暂时落难的‘富二代’。给他借完钱后不久,我们就成了恋爱的男女关系。”小雅当时对“彭庆涛”的同情和爱慕,不成想被对方当做欺骗她的筹码。

  殊不知,为了让小雅她们深信不疑,“彭庆涛”事先做足了功课。大约2012年10月左右,从西藏打工返回天水后,因手头缺钱,他开始为行骗做准备。

  “2012年底,我从网上做了一个假的‘通知’,‘通知’的内容大致是我叫‘彭庆涛’,做矿产生意,因名下的380多公斤、价值1个多亿的金条因手续不合法,被天水市公安局查获,我的名下的一辆保时捷卡宴汽车,奥迪A6一台,北京现代一台,奔驰ML550一台,金信御别墅一套,金宇花园房产一套,天庆嘉园房产一套,还有各种银行信用卡也被天水市公安局冻结。为了取信于人,这份假通知上还盖有伪造的‘天水市公安局’和‘天水市黄金交易管理局’的红色印章。”犯罪嫌疑人“彭庆涛”说。到案后,“彭庆涛”给公安机关交代,伪造这个假通知的目的,就是为了以后骗人。

  做完这一切后,“彭庆涛”迈出了微信骗人的第一步。聊天、见面、显富、诉苦、借钱、玩失踪,正如受害人燕子等人说的,“彭庆涛”和几乎所有曾和他见过面的并对他有好感的女人使用了雷同的诈骗手段,最终结果虽说被骗的金额不等,但几乎全部得手。

  纸终究包不住火。慢慢觉得不对劲儿的被骗对象开始向他讨债,为了去圆谎,他精心设计了另一个谎言。

  “2013年10月份左右,有很多我骗的女孩子跟我要账,为了哄骗她们,我针对前面那份伪造的‘通知’,从网上又做了另一个假的‘通知’,内容大概是:‘天水市公安局查封和冻结‘彭庆涛’的黄金等财产,经各部门审查已解冻。为了看起来更像那么回事,我就在这个假的‘通知’上伪造了‘天水市秦州区公证处’、‘甘肃省矿管局’、‘天水市公安局’、‘天水市经济犯罪调查科’、‘天水市黄金交易管理局’等单位的印章。”正如嫌疑人所料,他做的这个假通知的确起到作用,他给来要账的女的看了后,她们便信了。

  今年春节,因担心一直用的“不曾忆年华”的微信网名骗的人太多有麻烦,他将网民改成了“善金”,继续物色行骗对象。

  在自己编织的虚假世界里行骗一年多时间,嫌疑人“彭庆涛”住在租来的豪华居所里,挥霍着骗来的巨款,恍恍惚惚中仿佛觉得一切谎言都成了现实。除此之外,为了看起来更像“高富帅”,他还从网上伪造了3本房产证和6本机动车登记证书,为自己成功行骗保驾护航。

  “3本房产证是前面伪造的假通知里提到的被冻结的3处房产,上面所有人是我,机动车也伪造的各种高档轿车,所有人也都是我,有时候骗钱时拿出来给她们看一下,她们就更加相信我说的谎言了。”嫌疑人“彭庆涛”为了行骗,可谓绞尽脑汁。

  据嫌疑人赵利军到案后给公安机关交代,2009年去西藏打工时,因为他没有身份证,便花钱办了一个“彭庆涛”的假身份证。因此,后来用微信骗人时,将错就错,就一直用了这个名。

  “别人能骗我,我为啥不能去骗人?”审讯时,嫌疑人陈述的作案动机令办案人员扼腕。办案人员分析:“照常理推测,老婆跑了,家庭贫困,加上自己又受过伤,这些打击造成的心理阴影,也许才是真正让他走上犯罪道路的根源所在。”

  而另一方面,作为受害人,听到自己一度倾慕的“高富帅”连名字都是假的时,不禁为自己的荒唐感到羞愧。贪图名利和享受,也是赵利军屡屡得手的一个重要原因。(文中受害人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