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复兴中国梦

【中国梦·践行者】"皮匠"唐剑:要帮千名残友养活自己

2018-05-23 17:23:20 来源:广州日报

唐剑

大洋网讯 今年28岁的唐剑出生在四川广安的农村,是家中的老二。3岁时的一场高烧,让他患上严重的小儿麻痹症,他的左手左脚严重萎缩,半边身体失去知觉。8岁之前,他都没有下地走过路。周围的人都说,他这辈子可能就是“废人”。

但倔强的唐剑不愿向命运屈服,他不仅克服病痛,靠着顽强的毅力考上了大学,还每天坚持锻炼数小时,让自己在28岁时还能行走。过去3年间,他通过搭便车和开三轮车,走过了全国60多座城市,行走了超过2万公里,寻访了超过100位漆画、泥塑、皮影戏等手工匠人,并拍摄学习视频,为了让更多残友能学会这些匠人的技艺,自力更生。

他自己也花了4年时间学习,成为了一个手工皮具匠人,如今他每月都能接到数百件订单。唐剑的想法是,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帮助1000名残友实现自力更生。

唐剑的皮具工作室位于番禺钟村的锦绣生态园,有几百平方米,一楼的小院里一只大黑狗在玩皮球。工作间里,皮料和工具摆得满当当的。唐剑正俯下身子割皮料,因为左手用不上劲,他用左肘撑着皮料,右手缓慢地割开皮料,不过数分钟,一条皮带的雏形就成形了。

别人都说他是“废人”

9岁时,唐剑才上小学。不止一次,他听到村民议论说:“这孩子这辈子怕是站不起来了。”听完这话,年幼的唐剑直流眼泪。他曾绝望地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多天,不吃不喝,觉得自己被这残废的躯体判了无期徒刑。小小年纪的唐剑已体会到了生活的苦涩。

唐剑的祖父是木匠,当地很多村民家的房子都是他帮忙建的。从小到大,唐剑看爷爷带学徒、干木匠活。家里堆满了木工工具,其他亲戚家孩子只要来家里,爷爷都会耐心地教他们使用。而他却不同,“因为手不方便,一次玩斧头把自己砍伤了。爷爷勒令我不许再碰。他对我说你只有一条路,就是读书。”

上小学起,他就从来不上体育课,班上的值日他也从来不参加。有一次,他硬着头皮主动要求参加,但刚扫了几下地就把自己弄伤了,从那以后,老师再也不敢让他当值日生。

但唐剑不服输。他的左边身体基本上没有知觉,要读书写字,只能靠右边身体。单手写字,要把字写工整很难,为了省钱,他就拿着树枝蘸水在地上一遍遍地练习。三年级之后,他要走山路到离家5公里远的另一所小学去上学。因为左边身体没有知觉,平衡能力较弱,唐剑经常在山路上摔倒。因为翻书、写字都不方便,别人一个小时就能做完的习题,他通常要花三个小时。

靠着一股不服输的劲,2011年,唐剑考上了四川的一所本科院校的计算机专业。读了一年多,因为身体状况变差,学校建议他休学。在休学的这一年,他决定到北京当“北漂”。

当“北漂”四处创业

到了北京一个多月,唐剑前后面试了几十家公司,都被拒绝了。“没学历、又是残疾人。连到餐馆洗盘子都被人家拒绝,人家怕你把盘子摔了。”最终一个销售公司接纳了他,零底薪,靠销售企业管理课程提成赚钱。起初半年,唐剑每天要打几百个电话。每天晚上回到住处,耳朵都嗡嗡响。那段时间,他每天只花3元钱,每顿饭吃一个烧饼。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唐剑从销售员做到了讲师,前半年积累下来的意向客户开始陆续下单。“其中有一个课程,价格差不多50万元,我提成30%,差不多够我好几年的开销了。”

在北京的这段时间,他开始大量接触身边的肢残者,唐剑意识到,肢残者要走向社会,不能把自己当成“废人”,必须克服自卑心理。唐剑决定做一些事情来帮助残疾人。“我的想法是先养活自己,然后通过努力帮助更多残疾人”。虽然肢残,但唐剑的“野心”不小。从2013年开始,他先在陕西开了一家卖当地农产品的淘宝店,随后又去东北开了一家只招募残友的社区便利店。

但他很快发现,淘宝店没有特色,东西卖不出去。社区便利店,招募1个普通人就可以照看店面,但招募残疾人却起码要四五个人。最终,唐剑在北京打工时攒下的十多万元在不停的亏损中花光了,还欠下十多万元债。

走两万公里访上百位匠人


唐剑在寻访手艺人的路上。

直到2015年,他认识了合肥的林艳茹。她在初中时因一场矫正脊柱侧弯的手术失败,导致她腰部以下都不能动弹。“她比我更糟,要坐轮椅。但她却活得好好的。她花10年学了紫砂壶技术,这辈子都可以靠这门手艺吃饭。”

唐剑觉得自己也需要去学一门可以傍身的技术活,他马上开始拜访北京周边的手工艺人。体力型手艺,他无法胜任;精细型手艺,往往需要双手配合。走访了几十个手艺人后,唐剑发现没有一门适合自己的手艺。“我虽然肢残,但我从来不怕跟陌生人接触。这么大个中国,我不信找不到适合我的手艺!”

从2015年7月开始,唐剑开始了他的“寻匠之旅”。第一季,他沿着丝绸之路出发,后又南下沿长江沿岸寻访,靠途搭400多个司机的车,游历了60多个城市,行程超过2万公里。他拜访了上百位手艺人:陕西马勺脸谱、凤翔木版年画、西府皮影、甘肃天水皮影戏、敦煌漆画、西藏唐卡、藏刀。因为手头紧,他经常露宿街头,在山野间烤地瓜、吃野果。

走至西宁,唐剑遇见皮雕唐卡手艺人“老虎哥”。他发现做皮具不像做雕刻、油漆等细活对双手配合有严格要求。在“老虎哥”的帮助下,他花了12个小时用边角料做了一个皮夹。他在微信群里讲述了自己寻找匠人的故事,并以200元的底价拍卖。最后,皮夹以远超他想象的4600元成交。

这极大地激励了唐剑的自信心。他决定,这辈子自己要当一名皮艺匠人。他回到北京,专攻做皮带。做一条皮带需30多道工序,最痴迷的时候,他可以连续40个小时不睡觉一直做。经过长达半年的练习,即使不使用左手,他也能在4个小时内制成一条皮带。不过,他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艰辛。“比如,要在皮带上划线打孔,我左手按不住,经常划歪,我就用秤砣压住皮带,别人10秒钟就划好了,我却要2分钟。”一条皮带做下来,唐剑大汗淋漓。

此后,他又陆续开启“寻匠之旅”第二季、第三季,前后行程超过2万公里。并且,在他的“寻匠之旅”上,他还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教残友打皮带做新媒体

2016年下半年,唐剑决定来到广州创业。“因为广州是世界皮都,并且广州有全中国最好的创业环境。”说起这些,唐剑的眼圈有些发红。到广州后的十多天,他每天拜访一个皮具工作室,大家对他也格外照顾,毫无保留地把技法都教给他。“比如封边、磨花,都是跟广州的师傅们学的。”

凭借皮艺手艺,如今,唐剑靠接单完全可以养活自己。有时一个月他可以接到500个订单,他的手工定制皮带每条300~500元不等,这让他有不错的收入。但他始终没有忘记,学手艺的最终目的是帮助更多残友自力更生。

去年2月,唐剑在广州成立了手工皮具工作室。他的工作室不仅教残友皮具手艺,还教他们制作新媒体、拍摄视频、直播、市场营销。“靠手艺实现自力更生,之后的关键问题是要卖出去。很多残友都有严重的心理障碍,不敢与人接触。我这么做,就是要他们走出这个魔障。”

见伟、洪闯,一个22岁,一个24岁,从去年11月开始成为唐剑的学徒,大家吃住都在一起,唐剑提供食宿。工作室有着严格的作息安排:早上6点半起床,白天工作7小时,晚间学习视频拍摄等新媒体技巧。大家轮流分工做饭、打扫卫生。晚上10点半必须睡觉。

“我父母以前总担心我能不能养活自己,现在,他们以我为骄傲。”唐剑自豪地说,如今他养活自己没有问题,还能帮助更多的人。

从今年4月1日开始,唐剑的皮具工作室又开始招收学员。唐剑说,未来,他希望能帮助1000名残友掌握这门手艺,实现自力更生。唐剑特别强调说,他是想给残友提供一个学习手艺的机会,让他们掌握一门谋生的技能,并非免费为他工作。“残友超额完成的工作量,提成会分给他们,或者把卖皮具得到的钱用来招募更多的残友来学习皮艺。”

文、图/广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