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

【新春走基层】“动批”疏解之后 商户们搬去了哪里

2018-03-01 17:26:47 来源:央视网

动批,全称是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形成于上世纪80年代,先后聚集了12家大型服装批发市场,一度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最多每天迎来10万人的客流。

随着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不断推进,2015年1月开始,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开始全面疏解,“腾笼换鸟”,准备建成一个新兴的金融、科技、文化、民生示范区。到去年年底,“动批”宣告闭市,13000多家商户、40000多名服装经营者就此离开“动批”。虽然眼下“动批”疏解已经结束,但是政府的工作还在继续。而那些商户们,又搬去了哪里呢?一起来看他们的故事。2017年11月,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中的东鼎市场宣告闭市。这也意味着北京动批就此成为了历史。

随着12家市场的陆续关闭,在“动批”打拼了30年的韩涛、朱莲春夫妇也开始准备寻找新的落脚点。但是,最终要去哪儿,两口子心里也没想清楚,而像这样的商户还有很多。

年前,韩涛、朱莲春夫妇联合几十名商户代表,一起找到了北京市西城区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这个指挥部,专门负责“动批”的疏解工作。

“动批”商户代表 朱莲春:今天我带这个商户来,也没有档口的,疏解完了没地去的,现在我们去哪个市场也有受骗的。

2017年,韩涛、朱莲春夫妇急于寻找落脚点,自己在距离北京最近的河北燕郊找到了一个新市场。租金能减免两年,他们就交了20万押金。可没过仨月,新市场知名度打开了,租金减免的承诺不兑现了,20万的押金差点打了水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眼看着开春后的销售旺季就要来临,大家也越来越着急。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 刘林:有这么一个名单之后,大家自己再跟这里面再去选择一下,这个是没有问题。

这个名单,是北京和河北、天津签订的疏解承接名单,而为了这个名单,北京市在背后做了大量的外围市场对接工作,通过实地考察筛选以及当地政府推荐,最终才得以形成。可商户们的心里,还是有些顾虑。

“动批”商户代表 韩涛:大家也是疏解疏解怕了,是不是这个市场适合我们经营,能让我们经营多久,我们是希望政府来出面给我们找这个市场。我们年前就想把这个事落实了。

像韩涛一样,很多商户觉得,只有政府带着他们去,大家才能吃下定心丸。为此,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决定,专门派出工作组,带商户实地考察。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 刘林:这一拨人不光是为了咱们一拨人,为了所有北京商户。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刘林带着20多人的商户代表考察团,先后去了河北沧州、白沟和天津的三个市场,行程1000多公里。可没想到,考察马上要结束了,商户代表们却抱怨起来。

“动批”商户代表:要是南宫那边不去我们怎么办啊?回去我们怎么跟人家讲啊,人家说你走得跟我们走得是一样的,就是我们代表来有不同的东西带回去。一问我们都是,一问谁都是,我们这次活动没有意义了。问谁都能问出来我们还搞这个活动干吗呢?原来,这些商户代表们自己心里也在打着一个如意算盘。考察团这次去的几个市场,商户代表们都很熟悉了,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是想去以前从未看过的河北南宫市场。这个市场,正在开发建设中,不在北京和河北签订的协议名单里。

北京市西城区常务副区长 孙硕:动批商户到了河北和天津以后,我们不能简单地疏解一疏了之,我们还得扶上马送一程。疏解只是我们工作的一个圆的一半,我们还希望通过我们政府之间的协作,搭平台,给他们创造更好的条件,让动批的商户在河北在天津能够去得了、住得下、活得好,能够让他们的事业在河北和天津广袤的大地上有更蓬勃的发展。

南宫市常务副市长 于京礼:我们一定要在很多地方给予保障,尤其是在诚信方面,政府要做出保障。如果需要先交钱的话,不管是定金还是什么,政府要设立监管账户,

为了承接北京商户,南宫市专门出台了红头文件,商户享受什么优惠政策,有什么权益,都做了明确保障。

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产业发展处副处长 刘林:咱们谈这个政策,我得给您谈条件了。我要代表是一万三千“动批”商户,这个可能那个大家不一定能签,但是我必须得谈,咱们从第一条说,我要求最好是今天拍板定下来,肯定是今儿就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