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plus

简丹:我登上了珠峰,可我不想征服任何东西

2017-08-18 18:36:27 来源:大陇网-兰州晨报

  一个多月前,简丹退出了除了工作群以外所有的微信群。她在朋友圈里说的言简意赅——“回归下简单的生活,有事私聊。”

  从5月22日成为中国首位连登珠峰和洛子峰的人,简丹的生活就变得异常热闹。除了自己的工作以外,各种采访以及众多登山户外群的邀请让她忙的有点晕。还有机构找到她希望出书,但被她拒绝了。

  并非她装高冷,而是她觉得出书这件事,一是得自己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去写;二,现在还不是时候。

  娇小强悍的兰州大妞简丹

  远比我想象中的瘦小,穿着高跟鞋紧身连衣裙勾勒出不错的身材。一笑起来,大大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坐定后,简丹给我看登山时被冻伤的双脚,十个脚趾甲已经基本脱落,她在等着慢慢长出新的。

  简丹并非是专业登山者。

  在2015年之前,妈妈让她去爬皋兰山她都几近翻脸;她也不是一个阳光的人,作为一家知名企业西北地区的高管,在登山前,她过着一种“表面光鲜内里荒芜”的生活。她知道自己出了问题,可问题究竟是什么,她也理不出头绪。

  015年年底,简丹和其他三个女孩开始了每年一次的自驾。到了西藏,在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去冈仁波齐转山。在海拔5670米的垭口,当天色转黑,气温骤降,几个被困在了山上,手机没信号,找不到下山的路。寒冷中四个人抱头痛哭,因为她们认定自己一定会死在这里。但意想不到的是,两名转山的藏胞救下了她们。

  这次经历让简丹有了这样一个思考:如果生命还有最后一天,你会怎么办?

  “当死亡靠近,当你默默的思考如果再给你一次活着的机会你会怎样时。你才会不断去刷新你生活质量的新高度。思考该怎样认真对待生命赋予你的每一天。”

  开启疯狂的登山模式

  从冈仁波齐回来后,简丹看了《天梯》和《绝命海拔》两部电影,她承认那种站在山巅的感觉非常让她心动。但她也知道自己除了勇气和意志以外,还不具备登珠峰的身体素质。但她愿意用5年慢慢的接近她,拥抱她。

  2016年,简丹开启了她的登山之年。5月玉珠峰、6月四姑娘山、7月慕士塔格,海拔均在6000米以上。

  这个速度让不少人惊讶。

  虽然在低海拔地区,简丹的身体状态也并不是特别好,但在登山上她似乎“天赋异禀”,高原反应的症状却比别人轻不少。有了这点“强项”,同时有三次登山的经历打底,2016年下半年,她第一次有了提前攀登珠峰的想法。

  当她告诉身边的人时,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一种是“你是不是脑子有病”的担心、一种是“你想去就去呗”的无所谓。

  在征求了自己的登山师傅,曾经8次登上过珠峰的向导大旦增后,简丹最终决定从珠峰南侧攀登,并且很”二”的希望连登珠峰和洛子峰。定了日期,拿出所有的积蓄交了定金,简丹开始了登山的准备工作。

  所有这些准备工作里,最揪心的是给妈妈留的字条。简丹不敢写太多,只是告诉妈妈“各种钱都藏在哪”,希望她能带好女儿。

  这更像是一份遗书。

  她成了国内第一个连登珠峰和洛子峰的人

  一切就像一个巨大的齿轮慢慢启动。

  4月7日,简丹和队友们来到了尼泊尔的珠峰大本营,开始为期一个多月的适应和体能、技术训练。这个过程艰难而痛苦,除了不断挑战体能极限以外,尿道炎、胆囊炎、发烧等多种疾病先后光临。以前几乎不服用任何抗生素的简丹吃遍了各种抗生素类药物。

  好不容易等身体慢慢恢复,登山的时间也到了。

  在国内的一家登山网站,简丹断续地写着登山日记。对于那几天,她做了这样的记录。

  “5月17日,经过13小时的攀登,和队友从大本营越过昆布冰川以及一号营地,到达了海拔6400米的二号营地。

  “5月19日,二号营地修整一天,到达三号营地。今天珠峰顶大风,无人登顶,明天凌晨出发前往四号营地。”

  “5月20日,今天早晨队伍出发前往海拔7900米的珠峰南凹四号营地,14:00-15:00陆续到达四号营地。现在四号营地风速比较大,同时也聚集了超过100名登山者,计划今晚22:00出发开始冲顶,现在大本营的云也比较厚。”

  “5月21日,00:20,今天因为风速太大,继续在四号营地等待天气,明天再定冲顶时间。”

  5月22日,尼泊尔时间凌晨2点,简丹跟随夏尔巴向导尼玛率先登顶珠峰。

  按照之前的计划,攀登完珠峰后,简丹需要修整一下后继续攀登洛子峰。但因为天气恶劣,这个想法似乎要破产。就在简丹和尼玛准备下撤到C2的路上,经过洛子峰营地时,天气却突然好转。

  在确定还有8瓶氧气时,简丹决定现在就冲顶。

  2点准时出发。在孤独而缓慢的行进中,简丹望向眼前的这座山峰。她在登山日记中这样记述当时的感觉:如果珠峰像母亲的怀抱,洛子的感觉就像姐姐。右边星空璀璨,又有岩壁挡着风,只有置身于此才能感受。

  6点整,拖着一双冻伤的脚,简丹和尼玛成功登上了8516米的洛子峰。

  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跋涉6个小时后,简丹和尼玛终于回到了大本营,营地为她准备了庆功蛋糕和火锅。

  简丹也由此终于成为中国珠峰和洛子峰连登的第一人。

  8500米上的一次救援

  在攀登珠峰的过程中,简丹感触最大的不是整个过程的艰辛,而是不断遇到的登山者的遗体,以及在8500米的一次救援。虽然之后,这次救援在登山界引起不小的争论,但对于简丹而言,她当时的作为完全是发自本能。有人在她眼前快要死去了,该不该救?

  简丹和第一具登山者尸体近距离的遭遇,是在转弯过保护的时候。这名登山者的尸体被栓在保护上,简丹很清楚的看见对方似乎在求救的手。一瞬间,简丹寒毛直竖惊恐大叫,但是慌乱间又打不开主锁,她只能大喊尼玛寻求帮助。

  这之后,简丹又陆续见到了几具登山者的尸体,每一次都让她百感交集心情低落。虽然在之前,她知道应该坦然面对这一幕,但在真正遭遇的那一刻,简丹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不能死在这儿,这里太冷了,我一定要回家。然后,就特别想念妈妈,想念女儿。

  终于,最艰难的抉择到来了。

  快到“希拉里台阶”时,简丹遇到了两名因为缺氧已经意识混乱的夏尔巴向导和登山者,如果没有人帮他们一把,他们肯定会变成这座山的另一个遗体坐标。但在海拔8500米的地方,很多想法都无能无力。

  简丹几乎有些憎恨自己,这样眼睁睁地任由生命逝去让她觉得自己一定会遭到报应。之后,即便已经成功登顶,简丹的那份激动也因此冲淡了不少。

  在下撤的路上,简丹一直在害怕着。她害怕上山时看到的两个人已经变成了尸体。果然,到了“希拉里台阶”时,简丹看到一个人趴在那儿。正当尼玛拿出相机,准备拍照留给死者家人时,那人却突然动了一下。

  仿佛是对之前愧疚的补偿,简丹告诉尼玛把自己的一瓶氧气给对方。让她没想到的是,尼玛不仅拿出了自己的氧气,还摘下了面罩戴在了对方脸上。

  吸氧不久,这名登山者逐渐恢复了意识。之后,尼玛和简丹找到了几名夏尔巴向导,一点点地将他送到了山下。救援结束后,尼玛几近虚脱。

  描述起来,这似乎是一个很轻松的过程。但你永远不知道在8500米的海拔的地方救一个人有多难,放弃一条生命有多容易。但好在,简丹和尼玛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琐碎的幸福,原来值得加倍去珍惜

  如今,简丹已经回到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中。

  作为一名企业高管,她还要带着团队去开拓新的市场;

  作为一名单身母亲,她要操心女儿的学业,关心妈妈的健康。生活琐碎如常,但一切都值得去珍惜。

  登山的日子似乎已经慢慢变得遥远,但在那篇登山日记的最后,简丹这样写道:

  “两个月仿佛做梦般一转眼就过去了。跨过了92次梯子,得了5种以上的病,吃了很多没有吃过的药,睡了五天8000米,少了十几斤肥肉……两个月三次顶峰。我站在了最高处,也看到了最美的风景。没有什么值得与否,没有什么为什么。

  你拥有的是你想要的么?你为什么不开心?你为什么不知足?如果你马上就会死去,你最想要什么?

  而此刻我是富有的,是开心的。感谢曾经对我的决定嗤之以鼻的人;感谢知道我如此弱小也依然陪我走下来的人。”

  这似乎是对她此次登山最完美的诠释。

  兰州大妞简丹登山的故事,讲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