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plus

兰州plus丨谁说人生必须漫步向前?他就喜欢一直玩儿命奔跑

2017-07-03 11:20:16 来源:兰州晨报大陇网



  192的身高,85公斤体重,一双大长腿,拥有这样的身体素质,不跑步可惜了。

  可是从专业人员的角度来看,这样超标的情况跑步有很大的风险。但是马德民不仅跑着,而且享受其中,乐此不疲。

  


  自小在兰州长大的马德民一直喜欢运动,而让他对户外运动疯狂着迷的却是在2002年。那一年,他从兰州的一名财经新闻记者变成了户外运动媒体《山野》杂志的一名编辑,离开兰州成为了“北漂”的一份子。

  这一年,他29岁。

  


  29岁漂在帝都,不算年轻,学历也不是特别有优势,唯一让他留下的,就是满腔的热情。在拼命打拼的同时,马德民并没有放弃对户外运动的执着,也许因为工作和这一行有关,马德民从以前的业余爱好者,变成了“业内人士”, 平时的运动主要都是攀岩,骑行,攀冰,滑雪。但他最为钟情的,还是登山,基本保持一年两到三座山峰的频率。他喜欢那种在天地间奋力攀爬,艰难却又刺激的状态。

  2008年8月,是马德明户外运动的分水岭。女儿一岁了,他需要担负起更多父亲的责任和义务。以前那些说走就走的户外生活,不得不妥协为在元大都公园跑步。

  这一跑,就从08年跑到了如今。

  


  同样是户外运动,跑步却给予马德民与登山、骑行不同的感受与乐趣。这些年,他参加过的很多场大小的比赛,认识了很多朋友。体会过由于训练不足而退赛,也感受过赛程中那刻骨铭心的震撼。

  在一年的北京马拉松中,开跑30分钟后下起了大雨,由于好几个补给站的干海绵都发放完了,马德民只能戴着沾满雨水的眼镜继续前行,寒冷的雨、模糊不清的视线、漫长艰难的赛道,全身沉重而疼痛。那一刻,马德民感觉自己像一个机器,只有机械地向前移动,脑袋里一片空白。如何到了终点,他现在已经全然忘记。

  2010年6月底,马德民跟随戈壁长征160名参赛选手,从东天山博格达峰脚下的达坂城高崖村启程,到达吐鲁番盆地。一路上,气温从5℃逐渐升到45℃。马德民告诉记者,他还记得最后一天中午站在火焰山脚下,看着它鲜红的身体上布满向上扭曲的纹路,张牙舞爪,脑海中是张承志的《凝固的火焰》中对火焰山描写的文字。这是一次令人震撼的体验,在距离终点8公里处,水已全部被喝光,他不敢停留,疯狂地奔向终点,甚至有一度出现了幻觉,总觉得前面有个卖冰棍的老太太在召唤他……

  


  2008年之前,越野跑对马德民而言是作为一种消遣和追忆青春岁月的方式,参加的赛事也都没有超过50公里。但在看了2012年的VIBRAM香港100公里越野跑赛后,他被深深感染。

  2013年,他如愿参加了Vibram香港100公里越野跑,但遗憾的是最终止步于83公里处。而对于失败原因,主要是对赛事困难估计不足。体能的分配以及睡眠的困扰最终击败了他。

  可是失败了又能怎样?大不了继续跑!2014年他继续参加这项比赛。

  当他再次路过83公里的指示牌时,还特意在这个曾经让他崩溃的地方拍了张照片。最终,他以29小时完成了这个看起来不太可能的任务。

  


  2016年古山重的村跑有着特别的意义。对马德民而言,这一次跑步不去追求速度和成绩,最大的收获,是让女儿也参与了其中,并且爱上了跑步。最终,她完成了11公里的赛程。

  今年,马德民的重心一直在“野性祁连”2017中国祁连山越野跑上。作为一个兰州人,同时也作为这次赛事的赛事总监,他不仅要介入很多细节的工作,而且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项赛事。

  甘肃的地质地貌丰富美丽,而祁连山的美壮阔而冷静。“野性祁连”正是将这风景作为背景,去奋力跑出真实的自我。还有20多天,比赛将正式开始。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数百名参赛者将汇聚在甘肃,体验一种与众不同的奔跑。

  而对于马德民这位老“跑手”来说,奔跑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在跑步的过程中,用身体去发现征途中大自然制造的惊喜,去感受那种在被混凝土包裹的城市中无法感受的东西:它可能是一滴雨、一阵风、一片落叶、一只飞虫,大自然的每一个细小动作你都会切身体会到。它更是对生命的一种解读,人类和动物同一个物种,在同一片土地中感受自然,不同的是人类会因自然而催生美感,情感和道德的提升。

  为什么到现在还在进行越野跑?因为这能让马德民看到他人看不到的风景,如此令人陶醉的美景,他又怎么舍得轻易放下呢?

  有意联系采访

  请拨打兰州晨报新媒体

  合作联系电话:0931-8158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