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小馆

兰州小馆丨逆袭的高阶 不过是一条臭鱼的套路

2017-04-17 09:55:38 来源:

  是的,我们又去吃了。

  掌上兰州吃货小分队又一次耐不住美食的诱惑出发了。

  现在对“人以类聚”这句话有着越来越深的感触:

  你喜欢户外运动,身边肯定围绕着一群皮肤黝黑,恨不得走路都在弹跳的家伙;

  你喜欢屯口红,那朋友圈里必须有几个说起品牌色号头头是道的妖艳妹砸;

  你喜欢养狗养猫,便会时不时看见内谁无视外套上沾染着动物毛发招摇的晃荡。

  而如果你是个吃货,肯定会经常遭遇这样的问题:最近吃什么好吃的吗?

  我身边就有这样一拨人,爱吃、废话多。

  到哪都乱糟糟的瞎乐,虽然不知道为啥她们笑点都那么低,但和她们在一起是发自内心的简单愉悦。

  于是当她们再次问我这个问题之后,我在脑海中翻腾最近让我吃了还想吃的食物。

  “叮!”灯泡亮了。

  一条鱼!

  对,就是那条鱼。

  还是一条臭鱼。

  臭鳜鱼,长什么样、怎么做,度娘上写的清楚。

  如果还想看更过瘾的,请重温《舌尖上的中国》。

  红烧是经典做法,而我们要去吃的,却是烤臭鳜鱼。

  红烧味道已经够重,烤臭鳜鱼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虽然白银路到陇西路步行可至,但几个人不知是因为太懒还是太馋,直接打车过去。

  店名,一说老兰州都知道——爱乐。

  


  一坐定,不带含糊直奔主题:烤臭鳜鱼。

  主食?

  要吃就吃个热烈过瘾:两份青椒凤爪配刀削面。

  肉还是有点少?

  五份烤羊肉大串啊。

  这么会点菜,谁让咱是重口老司机呢。

  一道道说吧。

  最先上桌的是青椒炒凤爪配刀削面。

  


  炒青椒见多了,卤凤爪也稀疏平常。可是把这俩放在一起炒制,搭配刀削面,还真是第一次吃。

  重油重口的青椒和凤爪,被一碗寡淡的刀削面中和后,味道反而刚刚好。

  里面最勾人的,不是沾满汤汁的面,而是凤爪。

  凤爪被长时间炖煮,已经软糯沉香、入口即化。

  边吃着面,边嗦着凤爪,然后再心满意足的吐出已经没啥干货的骨头,觉得自己已近圆满。

  然后呢,是一烤盘的臭鳜鱼。

  端上桌的时候,臭鳜鱼已经被红烧熟,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模样躺在那里,身上身下都铺满了足足的,已经炒香的干辣椒。

  


  稍事烤炖,我们已经再无耐心这么痛苦地看下去,于是纷纷伸筷冲向臭鱼。

  拣开鱼皮,蒜瓣状白嫩的鱼肉就这么美好地呈现在面前。

  没时间感慨了,抓紧吃吧。

  臭着香,香着臭。

  入嘴能吃出它是臭的,可是回味的,都是它的香。

  太奇妙了。

  等到一面吃毕,翻开另一面,发现鳜鱼皮已经被烤至微焦,原本白嫩的鱼肉已经带些刚刚好的暗橙黄色,入嘴,臭香更加浓郁,而且弹牙。

  也就是十分钟吧,一条鱼就这样只剩下了鱼骨。

  如果非要说出点不满意,就是168元一例烤臭鳜鱼,它鱼小不够吃啊。

  


  吃完几个人又寻思,不能浪费这一盘的辣子烤鱼汁,配上刀削面试试?

  于是,唤出一脸坏笑的店员妹子,再来两碗刀削面。

  等面入盘,我们才发现,其实没饱。

  白面搭配炒、烤、炖三步锤炼过的干辣椒,说什么好呢?

  这尾收得太圆满了。

  


  以为可以买单走人了,这时候服务员妹子却又端上来一份烤肉大串。

  烤的时间跨度确实有点长,都吃忘了。

  没关系,咱还能吃得下。

  和兰州街头的烤肉不一样,这串儿够扎实。

  只是因为前面吃的太过用情,到这里,只能给它一个客观评价:外焦里嫩。

  


  相传200多年前,在安徽沿江的安庆、池州一带,鱼贩会用木桶将鳜鱼装运至徽州山区出售。为防止鱼变质,鱼贩会用一层鱼一层淡盐水的方法。

  但即便如此,等七八天后抵达时,虽然鱼鳃仍红,鳞未脱落,但鱼皮表面还是散发出一种臭味。

  但就是这种独特的气味,成就了百年臭鳜鱼的美味传奇:原本以为臭了只能弃之,不想却臭出个性逆袭成“角儿”。

  逆袭的高阶,不过就是把你曾经被他人不能接受理解并且嫌弃的东西,发挥成别人学不了的极致美感。

  吃条臭鱼也能吃出点人生感悟,只能说,文艺女中年那一顿A了70多元的饭,它不能白吃啊。


有意联系采访

请拨打兰州晨报新媒体

合作联系电话:0931-8158967


  文/图 兰州晨报、大陇网 吃货小分队

  编辑:石静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