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日报创刊70年

【百花·甘报故事】亦师亦友说“百花”

2019-04-15 18:07:31 来源:甘肃日报

最早结识“百花”,是在40多年前。

上世纪70年代上小学的时候,受酷爱读小说的哥哥和堂叔影响,我就幻想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位可以用自己的文字让别人如痴如醉的作家。然而在那个年代,我能读到的铅印文字除了语文课本,就是过年时糊在墙上的各种报纸。这些报纸有《参考消息》《甘肃日报》《甘肃农民报》等,其中最让我痴迷的,就是《甘肃日报》的“百花”副刊。每年腊月,家家户户大扫除糊墙,准备过年。只要谁家糊了新墙,一放学,我就端着饭碗挨家挨户找糊在墙上的“百花”副刊读。

上了中学,我的语文老师王俊仁不仅课堂上把“百花”发表的诗歌、散文推荐给我们读,还把他办公室兼宿舍的钥匙给我,允许我每天到他办公室读他的藏书和邮递员刚刚送来的《甘肃日报》。在“百花”副刊上,我不仅认识了后来成为新时期甘肃文学执牛耳者的作家浩岭、林染、何来、李老乡、万家斌,还从他们的作品中获得了最初的文学教养。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在王俊仁老师的鼓励和“百花”副刊的引导下,我开始学习写小说和诗歌,偷偷给“百花”副刊投稿。时隔40多年,我已经记不清当时投给“百花”的有什么作品,却依然记得每次投出稿件十天半月,我就会收到位于兰州市白银路的甘肃日报社寄来的盖有“邮资总付”的信封(那时候给报刊投稿,作者也用不着花钱买邮票,只要在邮局盖上“邮资总付”的章子即可),里面是“百花”文艺副刊统一印制的退稿信。就在一封接一封退稿信让我几乎丧失继续投下去的勇气的时候,大约是在1978年暑假结束后开学的某一天,经常给学校送信送报纸的邮递员说“百花”副刊发表了我的几首诗,还承诺帮我找找那份报纸。然而,十天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我几次到邮电所找这位邮递员,他一边劝慰我再等等,他继续找,一边煞有介事地告诉我,他清楚地记得“百花”副刊发表的那几首短诗下面还特别注明作者是“天水县街子中学学生”。最终的结果是那份报纸我还是没有见到,我也不清楚当年的“百花”副刊到底发没发表过我的作品,但那位邮递员把这个我至今都不知真假的消息传到学校后,数理化成绩一直很差的我也宁可信其有地很是高人一筹地抬头挺胸,在校园里自信了一些日子。我给“百花”副刊继续投稿,接收“百花”副刊退稿信的工作,一直持续到备战高考前夕。而我能确定的是,“百花”副刊不仅是第一个鼓起我的文学梦想的地方,也给了我最初的文学教养。

上了大学,阅读的视野开阔了,接触的文学报刊也多了,但“百花”副刊依然是我瞭望新时期甘肃文学、把握当代中国文艺流变的窗口和至今每遇必读的报纸副刊之一。尤其是近二十多年,“百花”副刊不仅发表过不少我的诗歌和散文作品,在我写作发生变化的关键时期,“百花”副刊和她的编辑老师还如师长和挚友般持续关注我的成长与进步。

新世纪之初,我的写作由诗歌开始向散文拓展,当时主持“百花”副刊的彭中杰老师不仅向我约稿,连续发表了几篇我与安永、周伟合著的散文集《天籁水影》里的作品,还在2003年11月8日《陇军风采》栏目发表了丁念保写的《王若冰:在抒情中感觉生活的微痛》,对我的诗歌创作进行评介。接下来的日子,彭中杰老师不仅经常给我写信、打电话约稿、交流创作方面的问题,临退休还寄赠我一幅他的写意山水画留念。2004年7月,我第一次秦岭之行启程的第三天,《甘肃日报》就刊发了考察秦岭的消息。2007年12月,我的长篇散文《走进大秦岭——中华民族父亲山探寻》举行首发式期间,时任“百花”副刊编辑的诗人牛庆国不仅专门到天水向我道贺,还以专访陈忠实、在“百花”副刊选发《走进大秦岭》作品等方式,给我的秦岭之行和《走进大秦岭》给予多方面的宣传和赞誉。

接下来的这些年,我与“百花”副刊的联系与日俱增。被《甘肃日报》聘请为特邀撰稿人后,出于责任和义务,更由于多年来与《甘肃日报》和“百花”副刊结下的友谊,我不仅有适合的稿件就向“百花”投稿,还发表过《天水文学:一方迷人的天空》《伏羲文化宣传方式的成功尝试》《天水:古汉水源头》等宣传天水文学艺术新成果和天水历史文化的文章。《甘肃日报》与我的联系也越来越密切、越来越广泛,我每有新书出版,相关版面都会以刊发消息、发表书评的形式进行推介宣传。我的“大秦岭”长篇系列散文第二部《渭河传》一经出版,2014年4月15日“百花”副刊就在《文学陇军》栏目刊发了阎小鹏题为《王若冰:为山川立传》的评述文章,对我10年来俯身秦岭南北,探寻中国传统文化之根的“行走式”写作给予积极肯定。2018年11月8日,《文海观潮》栏目又刊发了刘晋题为《王若冰:用脚步丈量山川大地》的文章,再次对我的诗歌、散文创作以及文学评论和纪录片撰稿进行了全方位评价。

一个好汉三人帮。对于已经在文学之路上行走了三十多年的我来说,在我趔趄学步的早年,“百花”副刊不仅最初开启了我文学之梦的帷幕,还给了我最初的文学教养,是谓师;在我的文学之路攀升拓展的近些年,是“百花”副刊和更多如“百花”副刊一样的报刊不遗余力的鼓励与鞭策,给了我不断前行的勇气和力量,是谓友也。所以作为一位多少年来一直获得“百花”和《甘肃日报》惠泽的作者,对“百花”和她的编辑几十年来给予我的支持与鼓励,我在这里除了由衷的感激与感谢,更要真心祝愿“百花”副刊永远拥有百花争艳、百卉满园、辽阔无边的广袤春天!




编辑丨高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