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百年工程惠民生——兰州市水源地项目建设纪实

2018-06-29 17:22:53 来源:甘肃日报

  喝上安全、干净、健康的水,关乎每个人的生命健康和生活质量,也是对政府能否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增进民生福祉的重大考验。

  在省城兰州就有这样一项事关千家万户的民生工程,从它的立项、设计到施工、建设,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环节、每一个进度都牵动着众多的目光、引发着持续的关注。它就是兰州市水源地项目建设工程。

  这是一项百年工程,立项谋划久、设计标准高、工程跨度大、受惠人口多,投资近60亿元,建成后整个城市将彻底摆脱用水之困;

  这是一项敢为人先的创新工程,首次采用国内外最先进的EPC总承包模式,并成为国内工程典范,多项技术填补国内空白;

  这是一项跑赢时间的智慧工程,从“可研”到“开工”仅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15个前置性报告办结周期创全国第一;

  这是一项绿色健康的环保工程,水质标准位列全国省会城市前五,重力自流输水年节省电量4000万千瓦时,生产建设所在地将成为工业旅游的美丽景观;

  这是一项众志成城的民心工程,来自全国30多个设计施工单位的6000多名建设大军,拧成一股绳,挑战不可能,攻下了一个又一个令人发怵的施工难题……

  驰而不息,久久为功。一项浩大工程的建设经历了怎样的艰苦鏖战,工程建设者们又有什么样的感人故事?初夏时节,记者专程前往水源地施工现场一探究竟。

  造福子孙的百年大计

  从兰州市区,经西固、永靖,到达东乡县境内,一路峁梁纵横,一路黄土高坡,显示着西北内陆特有的地理风貌。就在位于东乡县董家岭乡祁家渡大桥下游430米的地方,风貌景物实现了大挪移:双峰耸立中,刘家峡水库宛如一颗高原明珠镶嵌其中,碧波清幽、水平如镜,一幅高峡出平湖的奇景令人心旷神怡。这里正是兰州水源地建设工程的取水口。刘家峡水库的优质水源,通过接力式的输水管线,穿山、入水、走路、跨桥,一路“浩浩荡荡”,流进省城兰州的千家万户……

  说起水源地建设工程的缘由,兰州市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兰州供水水源以黄河水为主,现有供水设备建于上世纪50年代,是全国唯一一个单一水源、单一水厂的省会城市。由于建设设备年代久远、管网陈旧老化,再加上取水口上游及周边分布有数十家工业企业,水源质量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

  为了应对城市的快速发展,也为了让老百姓永无缺水之忧,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专家学者多次提出建议提案,要求彻底解决兰州市城市供水问题。

  “民之所望,施政所向”。面对社会各界的强烈呼吁和热切期盼,兰州市委、市政府下定决心将水源地建设作为事关兰州市城市发展和市民身体健康的重大民生工程来抓。

  2008年,兰州市编制完成了《兰州市城市战略用水方案规划》,确定刘家峡水库为兰州市备用水源。2014年4月,兰州局部地区自来水苯超标事件加快了这一项目的实施进度,事发后的一个多月,兰州市立即提出了建设刘家峡至兰州引水工程的工程布局方案,兰州市水源地建设工程正式启动。

  2014年10月28日,被确定为当年兰州市“一号工程”的兰州市水源地建设项目在西固区芦家坪开工奠基。

  2015年8月20日,随着兰州市水源地建设项目控制性工程——输水隧洞工程在永靖县境内开工,备受瞩目的兰州市水源地建设项目工程全面进入施工阶段。

  经过三年多的紧张施工,目前取水、输水、分水、净水及配水五大工程建设进展顺利。灼灼烈日下,挥汗如雨的工程建设者们正从四面八方送来一个又一个的捷报:

  取水口闸门井、井身浇筑、岩塞爆破三次试验等工作均已完成,只待一声令下,正式爆破;

  输水隧洞已全线贯通,正在进行隧洞混凝土衬砌、回填灌浆及固结灌浆工作;

  彭家坪、芦家坪两座净水厂正在进行各单体室内外装饰装修、场内工艺管道敷设、土方回填及设备安装工作。连接水厂与市政管网的配水管线目前也已完成总量的91.21%……

  据了解,照目前的进度,整个工程全部完工指日可待,届时430多万兰州市民将喝上优质、清洁、环保的刘家峡水库优质地表水,日供水100万-150万立方米的规模也将使整个城市用水无忧。

  敢闯敢干的激烈“竞赛”

  兵家云: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如果把兰州水源地的建设比作一场战斗的话,那么如何指挥这场战斗就是对决策者和管理者智慧与能力的考量。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兰州水源地建设创造了许多第一,突破了多个不可能,在兰州市政工程建设历史上留下了辉煌的印记。

  首先是跑赢时间。“项目启动实施前,需要办理16项可研前置专题报告,33项支持性文件的编制、组织评审和报批,原本大概需要两年才能办好的各项手续,最终用了11个月全部办结!”“关键的3#、4#临时道路及临电提前修建,相比同类工程提前6个月。”这一组组数据早已深深刻在了兰州水务建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宁的脑海中。

  其次是敢为人先。兰州市在水源地建设中有一个创新之举,那就是EPC(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模式。周宁打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这种模式就像装修房子的交钥匙工程,拎包即可入住,规避了以前分包带来的弊端和风险,大大提高了工程效率。

  据兰州水源地EPC总承包项目部副总经理熊建清介绍,总包合同签订次日,EPC总包方就以“单一来源采购”形式,快速组织其长期合作伙伴“跑步”进场。熊建清说,他们用信息管理系统掌控全局,努力打造数字工地,在每一个施工现场,作业进度、掘进速度、关键数据都显示在监控大屏上,这样不仅便于原料配件的集中调度,还能全面掌握工程的质量和施工时的安全系数及存在的风险点……时至今日,这种总承包模式得到了国内建设领域的认同,广西、新疆、长江委和国内诸多设计院及国内政府部门、企业60余次来项目现场考察、调研、交流学习,成为国内EPC工程的典范。

  第三是大胆实践。兰州市水源地建设工程全长近32公里的有压输水隧洞深埋在绵延起伏的大山之中,埋深100至900多米,崩塌体、涌水、坚硬的岩石、F3断层、湿陷性黄土等各种不可预见的复杂地质需要采用TBM隧洞掘进才能满足质量需要。选用国外设备制造周期长,费用高,且存在施工中技术服务保障不到位的隐患;而选用国产设备制造周期短,费用低,但双护盾设备制造技术又不成熟,怎么办?面对可能会失败的危险,工程项目办果断决策,分别从成都和长沙采购了两台国产设备……实践证明,两台设备均达到了国际优良的TBM施工水平,创造了最高日进尺61.57米,最高月进尺1252米的掘进纪录,验证了国内高端制造业的能力。

  用心用情的多方“会战”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今年3月12日23时58分,一个值得所有水源地建设者铭记的日子。历时23个月的艰难掘进,一东一西两台TBM终于实现了会合,整个项目的标志性工程——32公里长的工程主隧洞全线贯通!那一刻,隧洞内沸腾了,项目经理、技术员、工人,本地人、外地人,说普通话的、操方言的,所有的人振臂高喊、欢呼雀跃,一时间眼泪和笑语齐飞……

  为了赶工期,让兰州人早日喝上放心水,来自五湖四海、说着南腔北调的设计人员、管理团队、施工大军,远离家乡、抛家别子,把自己当作兰州这个大家庭里的一分子,攻坚克难、无私奉献、争分夺秒、日夜战斗,用心用情用干劲搭起了这个民心工程的基石。许多人带上妻子孩子,连续几年在工地上过春节;许多人家就在工地附近,可实在没时间回去!

  记者见到了取水口建设项目施工队队长陈彬,他皮肤黝黑,脸上脱皮、嘴角起泡……3年来,陈彬和施工人员基本上没离开过工地。“水下岩塞爆破要在岩体上打孔近160个,工人们全凭经验来取钻杆,如果操作不当,20多米长的钻杆就会像剑一样从孔里飞出来。同时,打孔的出水率在30%左右,必须及时进行封堵。常常需要人用身体来堵水,封堵时水压大到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靠经验摸索作业……”陈彬说。

  来自永靖的张自成是水电四局水源地项目第二标段的一名刀头工,在TBM1的硬岩掘进中,他大约更换了700把刀头,最多的时候,一天换了14把刀头。冬天室外气温在零下十几摄氏度,而隧洞里温度却达到三十多摄氏度,刀具的温度高达五六十摄氏度,大家在密闭、闷热的环境中光着膀子干活,更换刀头被烫伤是常事。张自成说,施工过程很艰辛,但能参与家乡的建设,很荣幸!

  杨凤威的工作主要是识别地质风险,尽可能排除施工阶段的不确定因素,并对地质情况进行分析,提出建议保证工程正常开展。“进行地质勘查,经常漫山遍野地跑,两三个人一组,带上锤子、罗盘、干粮、水,便向大山深处出发了,为了节省时间,大家常常是‘宁走一步险,不跑百步远’。有一次,我们顶着风沙,冒着严寒,徒步跋涉18公里,历时12个小时,穿越引水隧洞区的最高峰——海拔2580米的雾宿山,为准确确定雾宿山南断裂位置奠定了可靠基础。做我们这个工作,就是要尽最大可能去提供精准数据!”杨凤威说。

  来源:甘肃日报